(影) 农地违章工厂 环团吁行政院勿就地合法!

2020-08-06 分类:J地生活 作者:

政院修定《工厂管理辅导法》拟辅导农地违章工厂合法,引发环保团体今 (28) 日到行政院前抗议。

地球公民基金会表示,本次与会记者会的民间团体,于本週一(3/25)与行政院政务委员张景森碰面,会前未能取得任何完整文件,终于在碰面结束后取得目前的《工厂管理辅导法》(简称工辅法)修法版本(附件一)。修法草案第28条之10第二项第二款:「由取得特定工厂登记者拟具用地合法计画,就工厂使用之土地,向直辖市、县(市)主管机关申请核发特定工厂使用地证明书,办理使用地变更编定。」此条款完全架空台湾所有国土空间计画,还朝农地破碎化的方向前进,全然令人无法接受,行政院不仅大幅改变修法方向,更有全面架空国土计画引导的疑虑,民间团体仅能在院会召开前紧急召开记者会。

放纵违章工厂就地合法  农业生产环境恶劣

台湾农村阵线议题专员王章逸表示,从农业的立场出发,行政院版本的土地管理辅导法案切入回应,行政院一直澄清此次修法的重点是「就地辅导」并非「就地合法」,这样玩文字游戏的澄清,只是证明行政院对于《工辅法》修法的心虚。实际上违章工厂变成特定目的事业用地,最终还是合法化了。这次版本的第28条之一将违章工厂纳管期限毫无理由地从2008年3月14日,大幅放宽至2016年5月20日,我们同意透过纳管掌握现在农地违章工厂的状况,但即将实施的国土计画法是盘点与重新整理台湾农地的机会,如果任由《工辅法》将「农业用地」变成「特定目的事业用地」,不仅让国土计画法大破局,再也无法改变台湾农工混杂的乱象。  

此外,经济部不断强调这些工厂创造多少经济收益,却忽略农业不断因为工厂被污染、被插牌管制,当我们在讨论工厂赚多少钱时,谁在意旁边的农民每天胆战心惊怕灌溉用水被污染、高耸的铁皮使邻近的秧苗无法成长,工厂建物遮蔽日光影响作物生长,现在政院版本的修法将走向工厂就地合法,是给这些工厂便宜行事、却给农民难堪。违章工厂就地合法是政府的消极作为,应考量农业生产特性,辅导农地工厂迁厂群聚,为台湾农业的长远发展,创造适切的生产环境!

修法草案大退步,无期限生生世世特定工厂登记

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倡议专员魏扬从农地永续、食安的角度切入,认为目前行政院修法方向,在第28条之一以及第28条之五仅将2016年5月20日新增建违章工厂即报即拆以及断水断电的行政方向法制化,并要求地方政府拟定中高污染违章工厂辅导年限,但辅导年限却未订定任何最终时间点!此外,修法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让2008年3月14日以后新增建违反工厂管理辅导法的违章工厂,进一步取得合法身份,甚至在第28条之十有用地变更的可能!过去《工辅法》的临时工厂登记,至少还订下了十年的落日期限,迫使政府必须在期限内解决农工区位混杂的问题,但此次修法乾脆不处理了,取得「特定工厂登记」的业者,就算不想进一步变更用地,也可以生生世世在农地上继续营业,成为周遭农地的不定时炸弹,这样的修法简直就是大退步,等于让农地永远合法地被工厂佔用,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

产业永续奠基在合理可发展环境,此修法草案仅是製造社会冲突!

环境权保障基金会专职律师郭鸿仪表示,民间期待工业主管机关是立基在协助厂商能配合各部会制定的法规取得合法性,包括水土保持、消防、环境保护,当然更应该包括土地管制使用法规。但现在《工辅法》的修法逻辑,却是不断要求土地管制使用法规为未登记工厂放宽管制标準。纵使这些工厂先行取得特定工厂资格,也有发展更新设备的设限,对于产业整体发展都不是好事。民间团体敦促行政院,应透过此次修法机会,群聚这些中小企业群,连结我国的主要产业工业区块,形成更健全的产业链,提升我国中小企业完整的发展环境,一来符合国土计画的土地分区治理思维,二来这才是真正让中小企业有更好的合法发展愿景。

违章工厂若仅导向就地合法,所有工业区开闢将毫无意义!

地球公民基金会专员吴其融指出,台湾近三十多年来,开闢各式各样工业区,总以收拢违章工厂为名义,但今天行政院提出的修法方向,正式宣告着,这些过往各式各样开闢的工业区为的并不是收拢违章工厂,而只是地方政府及工业局欺骗各级主管机关来开闢更多工业土地的藉口,在《地方政府辅导违章工厂迁厂关键因素研究—以彰滨工业区为例》论文里,提及地方政府辅导违章工厂迁厂的成效不彰,来自于绝大多数违章工厂厂商,有着不合理的就地合法期待。

吴其融进一步表示,在本次修法的草案中,民间团体除加以谴责外,亦艰难地在既有混乱的修法条文里,想办法地提供修法意见(附件二),主要以迁厂计画优先辅导方针保障临时登记工厂优先辅导法制化就地合法产业别限缩可相容农业发展区的产业作为相关条文修改建议方向。此外,应确切落实资讯公开以及公民诉讼条款,使得人民在各级主管机关均无作为、互推皮球时,仍有自力救济的诉讼手段。

民间团体带着诚意期望与行政院沟通交流,无非是期望台湾长久失衡的农地违章工厂课题能有部分解决契机,但却直至与张景森政务委员会面结束后,才第一次看到《工辅法》修法草案第28条之十第二项第二款的条文文字,若张政委坚持这样的文字要放入修法草案内,不用再碰面了,因为所有的空间规划以及地政法规,再怎幺强调务实,我们绝不放弃国土计画的基本原则。

民间团体肯定520后即报即拆丶全面纳管、中高污染迁厂丶关厂入法。但不能接受低污染工厂,全面就地合法,这部分应该先只处理全面纳管,根本解决方案的研拟,应有充分的社会讨论过程,确保其可执行,且符合国土规划丶环境永续丶产业发展丶社会公平正义等基本原则。

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台湾农村阵线、台湾环境资讯协会、地球公民基金会、彰化县环境保护联盟及环境权保障基金会等在此提出要求三个诉求:

一、「特定工厂登记」应明订落日期限,目前修法草案实际上就是取得「特定工厂登记」后,每年固定缴2~10万即能无限延长使用。中高污染工厂辅导应明订迁厂、关厂的期限。

二、《工辅法》修法草案第28条之十第二、第三款,零散违章工厂使用地合法化须限缩于农业发展区相容之产业别,并由农委会会商有关机关定之。

三、《工辅法》修法草案不仅缺乏辅导搬迁工业区的财务贷款机制,亦缺乏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相关规划资源挹注配套,拒绝放宽放水条文,导正产业正常化!

上一篇: 下一篇: